童话故事,名人读书故事,时事论据,名人名言,故事大全,歇后语,语文作文素材

热门搜索:
 
           

须贾(1756字)

2018-10-10 12:52 来源: 作文啦 字号:

  范雎到了秦国以后,献上著名的“远交近攻”之策,秦昭王大喜,把这个超级人才慢慢提拔为秦之相国!
  
  所谓“远交近攻”,就是结交远方诸侯以确保近处的被打击对象陷入孤立无援之境,然后各个击破近邻,逐层向外推进。希特勒与苏联签订互不侵犯协议,以交结远方大国苏联,然后才动手进攻周边列弱,逐步吞并捷克、波兰这些周边小国,正是行的远交近攻。
  
  秦军远交近攻,潮起潮落,把阴云卷动着,不断推向邻近的中原。中原的天光黯淡下来了。
  
  中原的魏国人民挨打有经验,派魏大夫“须贾”捧着礼物,风情万种地跑去秦国求情了。须贾哪里知道,自己当年所诬告和毒打过的门客范雎,如今已平步青云当了秦国的相国。
  
  得知了须贾的到来,范雎百感交集,他换上一身破旧的衣裳(大约是民工穿的小棉袄),然后缩着肩膀,去国宾馆找须贾了。
  
  须贾对于旧时门客范雎的突然造访感觉非常震惊。但见范雎的头发零乱不堪,局部地区还滴答着水,好像冬天里的荒草遭雨浇了。这家伙不是已经死了么?须贾非常错愕,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本想叫警察,但见范雎已经很落魄了,似乎不需要再住进监狱。而且这里是国外,警察也不是随便叫来的。须贾张了几张嘴,终于说出了一句很中性的话:
  
  “范叔固无恙乎?”意思是,您还OK吧?
  
  范雎说,我还OK!
  
  “想不到你来了秦国了。发展得不错吧。说到官了吗?”当时当官全靠用一张嘴巴去说,所以须贾问他说到官了吗。
  
  范雎苦笑着摇摇头:“我被魏齐打跑了以后,隐姓埋名,哪还敢做官。我给人打工呢。”(可能是在酒馆当保安,指挥私家车在门口停车。)
  
  须贾突然间变得很感慨,以范雎的才华,如今落魄至此,曾经的嫉妒也化作了一种叹惜,看着范雎的贫寒模样,不禁产生了一种哀情,甚至还有一点他乡遇故知的欣喜,又带着对命运的嗟叹,总之情绪复杂。于是他留范雎一起吃酒。
  
  两个从前的仇人虽然喝上了酒,但谈话的交集不多,一时为之语塞。须贾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左摸右摸,说道:“你看,如今秦国这里天也冷了,范叔却一寒如此耶?”急忙叫人拿出一件绨袍来,送给范雎。
  
  所谓绨袍就是用一种叫做“绨”的粗帛织得厚实的冬衣,比较平民化,不算太高档。但这已经大出范雎意表之外,一时心情彭湃,只是默默收了。
  
  看见范雎收了袍子,须贾内心多少得到一种安慰。俩人间的气氛也就变得融洽多了。须贾因而问道:“秦国的相国张禄,你知道一点吗?我们魏国被他们打得够戗,我今来求和能否成功,也全在张禄一句话。”
  
  当时还没有媒体,所以须贾不知道决断天下的张禄原来就是面前“一寒如此”的范雎。
  
  范雎拱手说道:“我的主人翁(就是我们饭馆的老板的意思)倒是认识张禄(可能接待过领导吃饭,合过影),我可以求他给您引见一下。”
  
  须贾说:“那就最好。请饮此一杯。”
  
  俩人喝完,就坐上马车,范雎说:“我经常指挥私家车在酒馆门口parking,手痒痒,能不能也让我上去开试试。”
  
  于是他上了须贾的马车,亲自为须贾赶着马,往秦相府而去。咸阳城里原本下着的一片秋雨,已经不由人做主地兀自停了,像一辆马车,停在说不上好说不上坏的一处寻常巷陌。秦国的相府不由分说,已经到了。
  
  范雎冷冷一笑,说:“Youwaitmehere,我进去通报。”说完,就下车,昂然登门而入。门上的童仆纷纷避匿。须贾觉得好生奇怪,这个餐馆的“保安”好有面子啊。
  
  伫立良久,范雎还不出来。须贾于是问传达室道:“范叔什么时候出来?”
  
  传达室说:“这里没有叫范叔的。”
  
  “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个人啊。”
  
  “那个人姓张,是我们的相国。”   人之初的故事https://www.zuowen.la/sucai/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