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文网_小学初中高中_优秀满分作文_作文素材

                                                                        植树节作文大全写作素材
           
           

演员-写人的作文1800字_六年级作文(1963字)

2020-11-01 16:17作者: 作者:花邦杰来源: 作文啦字号:

如果要我给我家那位保姆推荐一份职业,我一定不会推荐她去做保姆。反而,我一定会毫不犹豫且斩钉截铁地说—演员。

现在我家的那位保姆已经在本人家中就业半年多了。反观最初,距离家人首次招来保姆过去了一年有余。至于招来保姆的原因,自然是照顾我那无人看管的弟弟。可是往来的所有保姆,结局都不怎么美满—有的因为坚持不给弟弟饭里下盐,作为弟弟“食欲不振”的凶手被赶走了。有的因为索取休假太多被驱逐了。更有甚者,只是因为一时冲撞了父母,或是更年迈的老人家,就被当场解雇了。而现在的保姆呢,不但没有被解雇,而且成了我家就业时间最长的保姆。我想,这一定和她的演技有关。

第一次将这位保姆与“演员”挂上钩,我想,是她刚来我家不久的餐桌上。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饭,保姆在一旁伺候儿童椅上的弟弟进餐。家人们无话不谈,保姆也用她轻浮的语调高声为大口吃饭的弟弟送上“好”、“真棒”一类的叹词,好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餐至中途,一阵吵闹声破坏了和谐的气氛。原来是弟弟抛下自己的米粉汤不喝,偏要吃我们桌上的菜。嗐!这肯定是因为姥爷近日给“食欲不振”的弟弟“尝鲜”害的了。于是,大人们给他夹了一撮菜,小家伙顿时停止了哭闹,可他咂砸嘴,又要索求更多的“美味”,哭闹不已。再给他“尝鲜”定然是不可能了,于是,整个家庭乱作一片。好话哄的,玩具哄的,拥抱哄的……昔日的巧妙方法如今全部发了霉。弟弟的哭声越来越大,用响遏行云形容毫不为过,只差把吊灯震下来,把鱼缸全震碎了。

就在这个令全家人不知所措的惊险时刻中,我家那位保姆却让弟弟瞬间安静下来了。只见她一手拿一只勺子,明处的勺子盛着我们的菜,在弟弟眼下虚晃着,暗处的勺子则偷偷盛起来米粉汤,默默地蓄势着。突然,两只勺子一齐送来,弟弟张大了嘴,入口的却是无味的米粉汤。与此同时,掌控全局的保姆还不忘佯装镇定,堆起笑容高声说:“哦,小宝贝真棒!噢,小宝贝真乖!唉,小宝贝真听话……”。

我看着弟弟,他表情呆滞,目光里似乎还带着疑惑,机械地在赞美之词中吞下方才不愿食用的米粉汤。我被吓傻了,这实在颠覆了我的价值观。毫不夸张地说,我当时挑高了眉头,瞪圆了眼睛,不经意间捂住了嘴巴。我以为父母的反应肯定大致与我相似,扭过头,我再次被吓傻了。他们欢快地一致望向弟弟,嘴里竟然也叨念着什么“真棒”、“真乖”的词汇,母亲居然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颠覆我价值观的事了。一心为了孩子好?我懂。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他们究竟是满意于欺骗一个不到一岁孩子的手段,还是满意于保姆“精湛”的演技?

果不其然,三四天没到,弟弟就再也不上这当了。于是,全家人又手足无措起来,保姆也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我也有理由相信,这种演员只能存活于成人的世界,而在孩子们眼中,这拙劣的演技随时都会被揭穿。

随着保姆在我家就业的时间越来越久,我就越发现她一定是个名副其实的演员。

对待弟弟,她在家人的监视下嘴一直停不下来,絮絮叨叨地一直讲述毫无意义的内容,带着弟弟四处巡逻,而家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工作或休息,她就大开嗓门讨好弟弟,生怕其他人听不见。可实际上,她只是把弟弟放在地方,自己躺在床上看手机,同时不间断地呼喊而已,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时,更是连喊都不喊一声了,只是躺在床上,没一个会儿嘟囔一下作罢。

威严的母亲评价他“知错就改,实际上不是一味顺从”。面对随和的父亲,她态度散漫,还口无遮拦的不停抱怨我的短处。实际上,别说招惹她,对待她,我可一直客客气气的。而抱怨的缘由,也不过是父亲开玩笑般的随口提及我的缺陷罢了。对待我呢,表面客客气气,话语里却明嘲暗讽,好像要像操控弟弟一样操纵我,这是在令我胆战心惊。

每个人面对不同的人时,态度不尽相同时正常的?我懂,可是我不论如何也想不出——究竟一味顺从强者是正常的,还是明嘲暗讽是正常的?

当然,在生活中充满了类似上文的事情,每次她摆出新手段,耍出新花样,我都会在心里怒骂:“夸张地卖弄着拙劣的演技!”。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不禁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这样的保姆,竟然在我家突破了就业时间最久的记录?为什么大人们都愿意观赏这拙劣的演技?

所有的问题汇向一个答案——成人的世界需要演技。没有演技,哪个员工会晋升的高薪的地位。没有演技,哪个官员能走向统治阶层。没错,保姆需要演技,没有演技,怎能自力更生,没有演技,她怎能供养自己读三本的儿子?

成人的生活,就像拍戏,前一幕还在为高高在上者俯首称臣,即使你并不仰慕他,下一幕又要为处于低谷者火上浇油,即使你并不憎恶他。我们戴上面具,拿起小刀,却永远忘却了卸下它方法。

可即便如此,又如何呢?所有通向成名的书上,都密密麻麻的刻着——这是必经之路。所以,我对保姆的情感也逐渐转为同情,昔日的不满也随着怜惜慢慢淡化。

毕竟,没有手捧小金人的你,还配做个人活下去吗?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