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文网_小学初中高中_优秀满分作文_作文素材

                                                                        论文范文作文大全写作素材
                       
           
           

施剑翘:刺虎犹如刺绣时(2010字)

2018-08-15 02:21作者: 小可爱的春天来源: 作文啦字号:

    这是民国奇女子施剑翘隐忍十年、蓄力十年,孤身手刃杀父仇人“魔头军阀”孙传芳的传奇故事。抗战时,军统将她的壮举当成活教材,用以激励士气;解放后,毛泽东曾派人送钱慰问困厄中的施剑翘。

    父仇年年使人愁

    施剑翘(1905-1979),原名谷兰,祖籍安徽桐城,从小生长于山东济南,其生父施从云是滦州起义的先烈。从云牺牲后,她过继给从云之弟施从滨。施从滨是山东军务帮办兼奉系第二军军长,在1925年11月的直奉大战中兵败被俘。大军阀孙传芳践踏战时不杀俘、不戮降的国际通则,下令斩决施从滨,枭首于安徽蚌埠车站。死讯传来,施剑翘痛彻心肺,发誓为父报仇。

    当年,闺中女子抛头露面尚且不易,孙传芳统领百万大军,防卫滴水不漏,她要手刃国内屈指可数的大军阀,简直难于登天。因此,施剑翘起先将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堂兄施中诚身上。施中诚童年丧父,施从滨对他关怀备至,悉心栽培。施中诚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得到伯父的照应,在军界步步莲花。施从滨遇害后,他更是因祸得福,坐上了烟台警备司令的虎皮交椅。然而,此人不愿断送自己的锦绣前程,去为伯父报仇雪恨。施中诚再三搪塞,施剑翘一怒之下,与之断绝了兄妹关系。

    三年后,施剑翘重又燃起复仇的希望之火。施中诚在保定军官学校的同学施靖公,时任晋军谍报股长,在施剑翘面前义形于色,将胸脯拍得山响,毅然表态: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去完成这项荆棘万丛的使命,虽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世间还有如此古道热肠的侠义之士,施剑翘自觉嫁给他乃是苍天有眼。然而他们结缡之后,施靖公食言而肥,每次施剑翘提醒他兑现承诺,他就以巧辩为自己开脱:“谷兰,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恶狼与绵羊的仇恨永难清算。孙传芳一生杀人如麻,这种吃骨头不吐渣的魔王,结下的仇家数不胜数,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不出头,也会有人出头。”

    对于这种诚信不保的缩头乌龟,施剑翘还能怀抱期待?1935年6月,施剑翘带着孩子毅然离开山西太原,回到天津娘家。行前,她赋诗一首,感慨系之:

    一再牺牲为父仇,

    年年不报使人愁。

    痴心愿望求人助,

    结果仍须自出头。

    孙传芳变身智圆法师

    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施剑翘屈指一算,从民国十四年(1925年)父亲被冤杀到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恰好十年。

    五省联帅孙传芳昔日手握生杀予夺之权,今朝势穷力细,深感自己血债累累,决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曾潜赴苏州向当时佛教界首屈一指的大德印光法师皈依,未获应允。嗣后,这个孤家寡人返回北方,捐赠了一大笔香火钱,经北洋政府前总理靳云鹏力荐,变身为天津居士林佛学会理事长。从此,昔日的联帅成了今日的智圆法师。

    阴历十月初三,施从滨的忌辰。施剑翘决定在天津日租界花园街观音寺为父亲举行纪念法会,恭请居士林的富明法师前来诵经。她询问道:“人死之后,诵经超度究竟有没有效验?”

    “阿弥陀佛,诵经超度非常灵验,要不然孙联帅也不会虔诚信佛,尽心尽意做佛学会的理事长。女施主,你不妨想想看,孙联帅刀口下的冤魂不计其数,现在他虔诚礼佛,化解戾气,尚且清济平安,何况常人的余地要比他大得多。”富明法师用雄辩的语气回答道。

    “大德说的孙联帅是不是智圆法师?”

    “不错,孙联帅就是智圆法师。”

    “他什么时候到居士林诵经?”

    “星期三是居士林道会之期,他从不缺席。”

    “不知我这样的俗家女子可不可以旁听?”

    “佛门广大,接纳一切有缘者。”

    施剑翘微微一笑,没人能觉察出其中暗藏的杀机。

    血溅佛堂

    1935年11月13日,天公不作美,风片裹着细雨,满街枯叶飘零,行人寥落。早晨醒来,孙传芳感到精神有些不济,但他还是勉强起床,按时赴会。

    此前三期道会,施剑翘都参加了。她一身青色大衣、青色长裙,态度从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终因与会道友众多,恐不慎伤及无辜,故一直未下手。今天,眼看孙传芳身著黑海青,以军人的步武走进居士林,她异常镇静。

    那天,富明法师领诵《大佛顶首楞严经》。施剑翘原本坐在后排,离孙传芳的座位较远,她故意提高声音说:“后面的炉子烤得我太热了。”一位居士接过话头说:“你不会坐到前排去吗?”她求之不得,立刻答应一声:“好!”前挪数步,施剑翘跌坐在孙传芳的右后方。待众道友跟着富明法师闭目琅琅唪诵,神不知,鬼不觉,施剑翘从皮包里掏出勃朗宁手枪,对准孙传芳的后脑勺,间不容缓地扣动扳机,紧接着又朝他的太阳穴和腰部各开一枪。“砰!砰!砰”,三声爆响,孙传芳的脑髓和血浆立刻迸溅而出。众道友如梦乍醒,魂飞魄散,一个个瘫坐地上。

    施剑翘被捕后,被判入狱七年。1936年10月20日,中华民国最高法院下令特赦施剑翘。苏州刚解放,施剑翘就送两个儿子参军。她说:“我一无产业,二无资财,只有把两个儿子献给国家!”

    (《同舟共进》2013.8 王开林)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

 

You need to log in to vote

The blog owner requires users to be logged in to be able to vote for this post.

Alternatively, if you do not have an account yet you can create one here.